新闻中心

那可是隼啊,小朋友玩耍时收留一窝小鸟

2020-05-07

图片 1

近日,河南省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被告人闫某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规,非法捕猎并贩卖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燕隼和隼形目隼科动物16只,非法收购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凤头鹰,数罪并罚,获刑10年半。

图片 2

图说:一窝小鸟羽翼尚未丰满,嗷嗷待哺 警方供图

这本是一个破坏环境的犯罪分子受到惩罚、正义得到弘扬的事情。但是,有媒体在报道此事时,把此事描述为“河南大学生家门口掏鸟窝获刑10年半”,“他(闫某)和朋友王某去河边洗澡时,在邻居家门口发现鸟窝,于是二人拿梯子攀爬上去掏了一窝小鸟共12只”,试图将此事引向“掏鸟窝没多大事儿”的方向。

小鸟孵化出来

新民晚报讯4月17日一大早,奉贤公安分局庄行派出所接到群众送来一窝小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图片 3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隔了一周,刘伟的父母回到成都市金花镇附近的家中,生活阳台上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走进一看,原来是一只野生乌鸫在此安了家,窝里还有6枚鸟蛋。为了不惊扰到它们,父母不再在家里炒菜做饭,为其提供一个安静的环境进行孵化。

原来,4月16日晚7时许,一名刘姓小朋友随同小伙伴在自家附近玩耍时,在一棵大树下发现了一个鸟窝,鸟窝里还有几只刚刚孵化的幼鸟。

这事情真的只是掏了个鸟窝?作为天天和猛禽救助打交道的人,我不这么看。

7岁的女儿得知鸟妈妈来安了家,兴奋极了,一边悄悄地观察,一边翻阅书籍查找资料,了解鸟儿的种类、习性,见证了生命诞生的全过程。“这窝鸟蛋给小朋友上了一堂鸟类学启蒙课,比书本上生动多了。”刘伟感慨地说。

小朋友心想,天气寒冷,幼鸟无法飞行,又无法觅食,如果放任在外不管,很有可能被饿死冻死或是被野猫野狗吃掉。于是,他便将鸟窝小心翼翼地捧回了家中,父母帮着找来了个泡沫箱,在箱子底部铺满了干柴,将鸟窝轻轻的放入箱子中,暂时给小鸟安了一个窝。小朋友还特意叮嘱父母,第二天,一定要交给派出所,让派出所的警察叔叔将小鸟妥善处理。

“掏鸟窝”?掏的可是燕隼,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燕隼燕隼,燕是定语,隼是中心词,它本质上是个隼,也就是猛禽。

在我国,所有的猛禽都至少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跟我再念一遍:所有的猛禽都至少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没有例外。

燕隼的“燕”字,是形容它双翅比例较长,飞行时姿态有如燕子一样;但是只要你看过它的脸就知道,那是一张货真价实的猛禽脸,就算幼鸟也非常明显,不会认错。因此,这完全不是“掏鸟窝”三个轻描淡写的字可以概括的。

猛禽处于食物链顶端,它们可以控制其他动物数量,帮助其他动物种群完成优胜劣汰。同时,捕食生病的动物本身也可以相当程度地阻止传染病的扩散。很多猛禽食腐,也是大自然的清道夫。也因为猛禽必须以其他动物为食,它们自身数量少,种群脆弱,繁殖力又不强,一旦受到短期内个体减少过多,想恢复就难了。近年来不停地听到内蒙等地鼠患严重,也跟当地猛禽、猛兽被大量盗猎有关。

发现/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孩子父亲就将小鸟窝一起搬来了庄行派出所。民警立即联系镇农业中心。由于小鸟太小,农业中心工作人员一时还无法辨认出该鸟类的品种,不过,农业中心工作人员承诺,会将一窝小鸟移交给林业部门做后一步妥善安置。

“一窝掏了12只”?你这是什么窝啊?

报道说,“二人拿梯子攀爬上去掏了一窝小鸟共12只”,试图将它淡化成一时起意的行为。几乎不可能!因为燕隼一窝根本就没有12只。

图片 4这个窝里就只有三枚蛋。图片来源:arkive.org

燕隼(Falco subbuteo)作为猛禽,处于食物链顶端,需捕食其他动物,才能养活自己,哺育后代。在正常情况下,燕隼每年可以下2-4个蛋,年景好(也就是所谓的“大年”)的时候,我最多见过一对燕隼产6枚卵。演化让鸟类拥有对当年食物丰沛程度、竞争激烈程度进行综合判断的能力,而它们产卵的数量,和它们的这种判断相关,因此不会无限的产卵,它们不能像家养的母鸡一样,每天都生上一个蛋。

图片 5燕隼的雏鸟。图片来源:arkive.org

而窝内雏鸟的数量,总是小于产卵的数量的。猛禽普遍存在巢内竞争,即使卵都孵化,个体较大的鸟也有可能欺负较小的同胞,甚至将其给吃掉。这种情况在环境突然恶化、食物突然出现匮乏的情况下更容易出现。

所以说:在一个窝里掏出12只燕隼雏鸟,简直天方夜谭。这12只,一定是多次所为。

阳台被鸟妈妈安了家 还有一窝鸟蛋

“家门口”?你家是有多大啊

“去河边洗澡时,在邻居家门口发现鸟窝”,好一个邻居家门口,又是要打扮成偶然所为的样子。

但是刚才说过,12只绝不可能来自一窝。若是按通常的情况来推算,这位掏鸟的闫同学,若是想掏下来的幼鸟直至售卖时还都能成活,他至少掏了4-6个燕隼窝,才能凑齐12只幼鸟。

更重要的是,燕隼可不是麻雀,是猛禽。猛禽的领地全都很大,巢与巢之间距离通常都很远,还喜欢在高大乔木、建筑上筑巢。想找4-6个燕隼巢,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这位闫同学,怕是几乎要把大半个辉县的燕隼都清空了吧?

图片 6成年燕隼。图片来源:arkive.org

所谓“家门口掏了一窝鸟”,这笔法也太“老道”了。

5月18日,刘伟在朋友圈里晒出了一组照片,照片从一窝待孵化的鸟蛋,到嗷嗷待哺的雏鸟,还有一只鸟妈妈正叼着蚯蚓给雏鸟喂食,生动展示了小鸟孵化的过程。他感慨地说:“这窝鸟蛋给小朋友上了一堂鸟类学启蒙课,比书本上生动多了。”

判10年半是数罪并罚,案犯是知法犯法

然而这还不光是燕隼的问题,这位闫某看起来是盯上猛禽了。

 “掏了一窝小鸟共12只”之后,闫某从河南省平顶山市张某某手中以自己QQ网名“兔子”的名义收购凤头鹰1只。

别急,还没完。

在收购凤头鹰的第二天,闫某又伙同王某,在辉县市高庄乡土楼村一树林内非法猎捕燕隼2只及某种或某两种隼科动物2只,共计4只——你看,这次掏的燕隼幼崽数量就没那么夸张了。

除了买鹰掏隼,闫某还在卖,他与同伙以150元的价格在辉县市卖出燕隼1只,以800元的价格卖到郑州市燕隼7只,另外他还独自以280元的价格卖到洛阳市燕隼2只。

此前,有报道称:闫某的父亲说自己不知道儿子卖的是保护动物,自己儿子也不知道自己掏的是保护动物——这个供述,引发了很多网友的同情,觉得闫某是无意中才犯的罪,应该轻判。

真的“不知道”么?我们再来看看判决书:“关于上诉人闫某、王某及其辩护人提出“不明知猎捕的隼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闫某以及王某在公安阶段对其主观上明知的事实曾有过稳定供述,且该供述能够与闫某本人在百度贴吧上发布的关于买卖鹰隼的相关信息以及贠某某供述内容予以印证,足以认定。故该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41条规定: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什么叫 “情节特别严重的”?标准是10只。本案涉及的保护动物远超十只,只在十年以上加了个半年,可能已算轻判。

退一万步说,就算他真的不知道燕隼是什么,那也不能成为乱掏的借口——不认识的蘑菇你不敢乱吃,不认识的人你不敢跟着乱走,见到不认识的鸟难道就可以乱掏了吗?

看到消息后,朋友们纷纷点赞,许多家长朋友表示想带着孩子到现场来看一看,被他婉拒了,“人太多会惊扰到鸟儿,”便把之前拍摄的视频发给了大家。

那,被卖掉的燕隼呢?

我们还没有提到这件事里真正的主角:那16只燕隼幼鸟。

还有跟它们一样被掏窝的成千上万猛禽幼鸟之后的命运。

我跟猛禽打了11年的交道。在这11年中,我看到它们被装在满是粪便和零落羽毛的纸箱里待价而沽,鸟贩子们或许会喂它们一些水和生肉。等到买家出现,它们就被绑起来塞在矿泉水瓶子里,或小盒子、布袋子里,多数要经过长途运输才能到买家手中。在这一过程中,许多幼鸟因为窒息、挤压和高温夭折了。

即便到了玩鹰人的手里,他们能提供的食物通常也不过是牛肉鸡肉。有些人可能会去打“血食”,就是其他野生动物(这一行为同样违法),然而他们不是猛禽的父母,不知道怎样的营养结构最为合理。

很多幼鸟因为缺钙罹患佝偻病,或因为缺乏必要的微量元素而产生代谢问题。猛禽毕竟不是小猫小狗,它们永远不可能适应人居环境。密不通风的室内会让它们罹患霉菌感染,终日被迫站立,运动不足以及栖架材质不合适会让它们罹患脚垫病。这些疾病使被人饲养的猛禽幼鸟夭折率十分高。

另外,如果幼鸟同人一起长大,即便没有印痕行为,也会有习惯化行为。它们错过了向父母学习怎样辨识天敌、怎样辨识食物、怎样与同类打交道的时间,即便以后被解救了,也很难再回到自然。

有人说,这个判决“毁了他的前途”。但就算不看被他毁掉的这些鸟,也很难想象一个知法犯法的人会有怎样的前途。也许培养一个大学生是不容易的吧——但是培养一个健康的生态环境和法制的社会,恐怕是更加困难的。(编辑:Ent)

原来,平日父母在自己家中帮忙照看小孩,周末空了才回一趟金花镇的家。5月初,父母回到家中,听到阳台上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走了几步上前一看,发现在阳台花盆之间的一个角落里,搭了一个鸟窝。“鸟窝里还有6枚鸟蛋,估计是有鸟在此安家了。”刘伟说,鸟窝搭得十分精致,位置比较隐蔽,应该是要在此孵化小鸟。

保护/

怕惊扰鸟儿孵化 不在家中煮饭炒菜

让刘伟感动的是,自从发现鸟蛋后,父母不是到自己家里吃饭,就是约朋友在外面吃饭,把家里“腾出来”让鸟儿安静孵化。虽然平时父母回去的时间不多,但回去时也会做饭,可鸟窝搭在生活阳台上,距离厨房很近。父母在发现鸟蛋后,为了不打扰它们,便决定不再在家里煮饭炒菜了。“有些大鸟看到有人或受惊,可能直接抛弃鸟窝,飞走了。”刘伟说,以前小的时候老家屋里飞进燕子来筑巢,父母从来不会赶走,因为知道鸟儿的习性,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鸟蛋就不能正常孵化,就算孵化出来了,雏鸟也不能生存下来。

因此,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刘伟的父母先把阳台上靠着鸟窝一侧的窗户关上,在厨房里面不开火,不炒菜,让家里保持安静,保持自然状态。

教育/

见证生命 给孩子上了一堂鸟类学启蒙课

家里有鸟蛋的消息传到了刘伟7岁女儿的耳中,充满好奇的她每个周末都要前去观察。“整个孵化过程,小朋友都去看了。”刘伟觉得,这种机会难得,让小朋友现场看到鸟儿孵化的过程,比书本上要直观得多。

不过,她每次都特别小心翼翼,等鸟妈妈飞走后,孩子才悄悄靠近,看一看鸟蛋和雏鸟的模样。“这是什么鸟呢?好像是知更鸟?”根据鸟蛋的模样,女儿赶紧拿出鸟类图鉴的书籍仔细查阅。

雏鸟吃些什么东西?鸟妈妈是如何喂食?看到鸟儿一天天成长,女儿不断发出疑问。5月18日,刘伟再次带着女儿来到父母家中,为了不惊扰到鸟儿,刘伟把相机用三脚架架住,人回到客厅里,通过wifi把相机拍到的画面传回,这样既能记录鸟儿喂食的过程,又不会打扰到它们。 “四五分钟左右就飞回来一次,叼着蚯蚓喂给雏鸟。”

看到鸟妈妈喂食的过程后,刘伟又陪同女儿一起在网上进行搜寻,终于查到了鸟的种类,并了解其习性。该品种为城市常见鸟类乌鸫,4-7月繁殖,巢大都营于乔木的枝梢上或树木主干分支处,建筑隐蔽处筑碗状巢,以枝条、枯草、松针等混泥筑成深杯状。每窝产卵4-6枚,淡蓝灰色或近白色,缀以赭褐色斑点,由雌鸟孵化,孵化期14-15天。

“现在娃娃接触大自然的机会少,通过对鸟蛋孵化过程的见证,让孩子更加感知生命、尊重生命。”刘伟说,孩子年纪小,虽然没有什么大的感悟,但对孩子的生活可能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张肇婷

上一篇:半挂车撞断消防栓,5米水柱喷涌而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