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警民合力救出被困老人,当地多部门联动展开救援

2020-04-30

失踪90小时 被夹石缝中 警民合力救出被困老人

封面新闻记者 伍雪梅

图片 1

  1月10日中午,武宣县禄新乡6名男生到该乡一处山洞中游玩时,由于对地形不熟,其中两名学生被困在100多米深的山洞中,生死未卜。接报后,当地政府、公安、消防和医护等有关部门立即展开紧急救援,经过8个多小时的紧张营救,消防官兵冒险深入洞中寻找,终于在当晚8时左右,将这两名学生成功营救出来。

图片 2

4月4日下午,失踪了近90个小时的宜宾市高县大窝镇76岁的老人刘久芳,被发现夹在荒无人烟的山沟石缝中。在亲属、村民、民警近两个小时的人梯接力营救后,老人成功被救出。

5 月 13 日,潇湘晨报记者从益阳市消防救援支队获悉,5 月 11 日,益阳市安化县东坪镇岩坡新村孤寡老人吴晚来走失山中,失踪二十多小时,山上道路崎岖,常有毒蛇、野猪出没。情况紧急,当地消防部门接到报警后,立即组织救援人员赶赴现场处置。

  神秘山洞探险

老人被困石缝中,警民合力营救。

4月10日,经过几天的治疗和休养,刘久芳老人精神状态逐步恢复,已能下地走路。

据了解,失踪老人名叫吴晚来,今年 66 岁,有点智障,5 月 10 日下午 2 点左右离家上山砍柴,至今未归。

  两名学生被困

图片 3

老人怎么会困在石缝中?被困了多久?这90个小时是怎样过的?

当天,当地村干部接到亲属求助后,召集了几十名乡亲上山搜寻了一夜,依然未发现失踪老人的踪迹。直到次日清晨,由两名猎户带着猎狗上山搜寻时,在山上一处废弃涵管内发现了失踪老人,此时,老人已经有二十多小时没有进食了。

  10日中午12时30分,武宣县禄新乡禄新中学的6名男生,相约到该乡一处名为“猫山”的山洞中采集钟乳石。他们沿着洞口一路探寻,不知不觉地走进了深洞中。走了20多分钟后,他们感到呼吸出现困难,遂提出撤离,其中4名学生按原路先行返回,另两名学生则尾随其后。

老人被救出。

图片 4

由于涵管直径小,在场的乡民无法进入管内将老人救出,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加上长时间被困,如不及时将老人救出,恐有生命危险,当地派出所民警立即拨打了 "119" 报警电话,请求支援。

  10多分钟后,4名先行出洞的学生顺利到达洞外,而两名学生由于所携带的手电筒电能耗尽,导致被困。外面的4名学生久等不见两名同学出来,急忙往洞里大声呼叫,但任凭他们喊哑了嗓子,洞里还是没有回音。学生们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即跑回学校向老师汇报。

图片 5

救援现场

当地消防救援人员赶到现场后,经观察发现,一名老人被困在涵管内,老人身边有一条竹叶青毒蛇,因受到了惊吓,老人呆在里面一动不动,情况紧急,来不及多想,只见消防救援人员抡起铁锤使劲地砸涵管,经过 2 小时的努力,终于砸出了一条 " 生命之路 ",随即,老人被成功救出。

  据了解,“猫山”面积800多平方米,山上有许多大小不等的溶洞。熟悉情况的村民介绍说,学生当日游玩的山洞暗道和岔口多,以前曾有村民进洞捕蛇,但走了一天也看不到尽头,根本不知道山洞有多长,而且该洞地形十分复杂,石头奇形怪状,尖利无比,随时可能遇到蛇、蝙蝠、死胡同和陷阱等,因此想要在短时间内找到失踪者,情况不容乐观。

医护人员现场救治老人。

“老人头脑有点问题。”据刘久芬的女婿杨国兵介绍,刘久芳和老伴一起生活在高县大窝镇映天田五组乡下老宅里。

据老人透露,砍柴时没有找到柴刀,以为掉到涵管里去了,自己头部钻进去,结果往下滑,被困在里面。

  为救被困学生

4月4日下午,失踪了近90个小时的宜宾市高县大窝镇76岁老人刘久芳,被发现夹在人迹罕至的山沟石缝中。在亲属、村民、民警近两个小时的接力营救后,老人成功被救出。

今年三月底,刘久芳的老伴患病,女儿们将老父亲接到宜宾城区医院住院治病,家里只留下老母亲刘久芳。

  干部喊哑嗓子

10日,经过几天的治疗和休养,刘久芳老人精神状态逐步恢复,已能下地走路。

4月1日晚,老人被发现走失。当晚,刘久芳的女儿们连夜赶回家老家,遍寻周边,毫无发现。第二天一早,家属发动亲友20余人搜寻,扩大范围地毯式搜索,仍然没有找到。

  据禄新乡中学一负责人介绍,接到学生被困山洞的消息后,学校心急如焚。他们一面向乡政府汇报,请求乡政府组织人员迅速赶赴现场搜救,一面通知学生家长,做好一切应急准备。该乡党委、政府领导闻讯后,立即中断正在进行的会议,并通知乡政府所有干部职工、民警、卫生院医务人员,火速赶往现场。10日下午4时30分,武宣县公安局领导率领110民警也闻讯赶来。正在另一个乡镇出差的林湘副县长接报后,立即调转车头直奔现场。很快,100多名救援人员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出事地点。

搜寻

4月4日16时左右,杨国兵等家属在沿河搜寻的过程中,发现刘久芳被卡在一个石缝中。家属试图将老人救出未果,遂向警方、村委求助。

  在县乡政府领导的指挥下,一个现场救援指挥部立即成立,有条不紊地开展救援工作。按分工,由民警和村民组成的一支救援组负责进山洞搜救;医务人员则守在洞口备好供氧设备,随时做好抢救准备;负责保障组的人员则去准备矿泉水、饼干等食品。

老人失踪90小时

接警后,高县公安局大窝镇派出所所长程驰带领几名警员和映田村主任夏之明及多位村民,赶到老人被困地点。

  由于洞内无信号,通讯工具根本联系不上,禄新乡党委书记韦鸿辉扯着嗓子,不停地朝洞里喊话,喉咙喊干了,就喝口水润润嗓子再喊,一直喊到哑了,还在坚持着。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进洞搜救人员已去了35分钟,但仍然没有传回相关的信息。这让等在洞外的人员心都提到了嗓子眼。10多分钟又过去,搜救组拖着疲惫的身体,无功而返。指挥部再次组织人员入洞搜救,仍然没有结果。

被发现夹在石缝中

“我们到时,老人卡在距离水面几十公分的石缝中,只有头露在外面。”程驰说,当时天气炎热,裸露在外的石头都被烤烫了,为了防止老人中暑,他们用雨伞为老人遮挡阳光。

  这时,一位参与营救的老师突然眼睛一亮:“快找消防队!”很快,接报后的来宾市消防支队邓有甫政委,立即带着10多名官兵和一辆消防车迅速向现场飞驰。

“老人头脑有点问题。”据刘久芬老人的女婿杨国兵介绍,老人和老伴一起生活在高县大窝镇印田村五组老宅里。

图片 6

  村民自愿加入

今年3月底,刘久芳老伴患病,女儿们将老父亲接到宜宾城区医院住院治病,家里只留下老母亲刘久芳。

救援人员用床单抬着老人

  合力救出学生

4月1日晚,老人被发现走失。当晚,刘久芳的女儿们连夜赶回老家,遍寻周边,却毫无发现。第二天一早,家属发动亲友20余人搜寻,扩大范围地毯式搜索,仍没有找到。

抓衣服、拉手臂,最开始,救援的人想把老人拉出石缝,但是一出力,老人就在石缝里哇哇大叫,似乎疼痛难忍。随后,他们也想过打119求助等,但受环境和地势的影响,均未能实现。

  当消防官兵到达现场时,已是下午6时。到场的消防官兵立即与武宣县、乡两级政府、公安部门以及现场群众一起协商,并制定救援方案:由消防中队指挥员温志光中队长等4名消防官兵组成两个救援小组,分别携带呼吸机、对讲机、强光灯和安全导向绳等设备,与4名熟悉路况的村民带入洞内。

4日16时左右,杨国兵等在沿河搜寻时,发现失踪近90个小时的刘久芳被卡在一个石缝中。随后,他们试图将老人救出但未成功,遂向警方、村委求助。

经过反复推敲论证,需要一个体格小的人,头朝下用爬进石缝,上面的人抓住脚,他爬进去托住老人的脚,洞口的人抓住老人手臂、衣服,两处同时使劲,将老人“送出来”。

  这时,又有4名村民自愿充当向导。在村民的引导下,两组救援人员顺利到达第一个平台,积极展开搜寻工作。他们一边喊话,一边不停地观察周围情况,但均未发现目标。随后的路径更加崎岖难行,由于洞内过于狭窄,消防官兵背着空气呼吸器气瓶根本无法通过,他们只得将氧气瓶卸下来,一边往前推着,一边匍匐前进。

接警后,高县公安局大窝镇派出所所长程驰带领几名警员和印田村主任夏之明及多位村民,赶到老人被困地点。

当时,老人被困后的排泄物等弄得石缝和身上到处都是,再加上天气炎热,光在洞口救援,气味已经很难闻了。关键时刻,43岁的当地村民夏勇全主动请缨:“让我来试试。”

  前行了10多分钟,才到达第二个平台,此时路更窄了,每个人只能侧着身子,贴着肚皮往前爬。更令人们感到困难的是,由于前方有许多不同的岔路、死胡同以及陷阱,让救援人员难辨方向。他们只好循着地面有人走过的痕迹和遗留物,来确认方向。

“我们到时,老人卡在距离水面几十厘米的石缝中,只有头露在外面。”程驰说,当时天气炎热,裸露在外的石头都被烤烫了,为了防止老人中暑,他们用伞为老人遮挡阳光。

夏勇全的双脚被另外两名村民抓着,他倒着爬进石缝,程驰等民警在洞口拉住老人的双手、衣服,大家齐声喊着“号子”,一点一点地把老人“送”出洞口。

  一段时间后,救援人员终于爬到了第三个平台,发现平台上方有一个约3米高的洞口,平台下面则是一个约有4米深的溶洞。消防官兵决定,第一组救援人员爬上上层搜寻,第二组则到下面的溶洞搜寻。又经过近10分钟的搜寻,第二组救援人员终于在离第三个平台约25米处,找到了两名被困学生!

救援

图片 7

  此时,两名学生已是全身瘫软,说话模糊,严重缺氧。消防官兵立即把他们抬到一处平坦的地方进行输氧。经过3分钟的紧急供氧,两名学生的体力得到了初步恢复,又经过近半个小时的艰难爬行,晚上8时,当两名被困学生和救援人员全部安全走出洞口时,焦急等候在洞外的数百干部群众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村民爬进石缝

因事发地位于山沟,方圆一公里范围都是无人区域,救护车和担架都到不了现场。老人被救出来后,刘久芳的亲属从家里找来床单,民警、村民、亲属等七八个人抓住床单,徒步2000米,将老人抬上救护车送医。

警民合力救出老人

“从发现老人到老人被救出,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据杨国兵介绍,老人从未到过这么远的地方,又有智力障碍,老人怎么会困在石缝中、被困了多久、这90个小时是怎样过的,都无人知道。“但不管怎样,能成功救出老人,我们真心感谢!”

抓衣服、拉手臂,最开始,救援人员想把老人拉出石缝,但是刚一用力,老人就在石缝里哇哇大叫,似乎疼痛难忍。随后,他们也想过各种方法,但受环境和地势的影响,均未能实现。

经救援人员反复推敲论证,需要一个体格小的人,头朝下用手爬进石缝,托住老人的脚,上面的人抓住他的脚,同时,洞口的人抓住老人手臂、衣服,两处同时使劲,将老人“送出来”。

当时,老人被困后的排泄物等弄得石缝和身上到处都是,再加上天气炎热,光在洞口救援,气味已经很难闻了。关键时刻,43岁的当地村民夏勇全主动请缨:“让我来试试。”

夏勇全的双脚被另外两名村民抓着,他倒着爬进石缝,程驰等民警在洞口拉住老人的双手、衣服,大家齐声喊着“号子”,一点一点地把老人“送”出洞口。

因事发地位于山沟,方圆一公里范围都是无人区域,救护车和担架都到不了现场。老人被救出后,她的亲属从家里找来床单,民警、村民、亲属等七八个人抓住床单,徒步2000米,将老人抬上救护车送医。

“从发现到救出老人,花了整整两个小时。”杨国兵介绍,老人从未到过这么远的地方,又有智力障碍,她怎么会困在石缝中?被困了多久?这90个小时是怎样过的?目前都无人知晓。“但不管怎样,能成功救出老人,我们真心感谢!”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伍雪梅